菜菜菜莱刀

到时为彼岸,过处即前生。

脑洞+5

  ♢写这章的时候特别纠结,越写越觉得自己写的辣鸡,大家尽管提意见!在下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其实有小小的为后面埋伏笔的样子,这篇文其实主要是走剧情的,现在还在试水阶段,等唠完这段差不多就要开始走剧情了。

  ♢另外作者是没有存稿的,所以大家不要抱有太大希望,可以的话欢迎来和我聊天,我很好勾搭的!就是平时白天上课没什么时间,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其实还有另一篇同人一直在构思,甚至比这篇还要更早一点,不过一直没正式写,这里大概想着是这篇走剧情了会开始发?(不过大概会写的很慢)大家认为?

  
04.摔倒的艺术

  
  ——小爱,我突然想起我有些事就先走了!

  回想起男孩的话,东方爱按着他所说的方向走去宿舍。距离宿舍所在的地方有一条林荫道,人很少,也很安静,似乎只有行李箱的轮子压上金黄色叶子铺满的道路所发出“吱呀”的细微声响。东方爱走着,突然萌生着几分不真实的感觉,所经过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多彩的表情,但是东方爱却觉得——很虚假,像是带着面具,或者是梦境,仿佛是被一层薄雾掩盖,藏匿着它最初的样子。转头看向四周的人,阳光有些强烈,这使她不得不眯起眼睛,眼前的景象也瞬间变得更加模糊起来。

  我…………东方爱的眼睛逐渐变得失神,被阳光照的透明的手缓缓放下,我……我是——

  ——叮咚!……哎?东方爱直直的看向前方,我这是怎么了?用力晃晃脑袋,拍了拍脸颊,东方爱将行李箱立在身边,掏出口袋中通讯器①——“小爱,我这边忙完了,你在哪里呢?听弗雷说你自己去了宿舍,找到了吗?需要我去找你吗?”啊,是哥哥的信息。东方爱轻轻笑了起来,动手敲起了键盘。

  ——“马上就到宿舍了,哥哥不用来找我啦。等我收拾好去找哥哥吧,哥哥在哪里?”

  ——叮咚!对方的消息很快就回复过来,“那好吧,我在这里【图片】找不到的话可以让别人带你过来,这里很好找的:-D来的时候注意安全。”

  ——“好的,”少女停下敲打键盘的手,抬头思考了一会儿,“我马上就到,快到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少女又垂头想了一会儿,才按了发送。等确定对方不会再回复,东方爱才又拉起行李箱向宿舍走去。

  这里就是我未来要生活的地方了吗,东方爱向前走去,越靠近不远处的房屋人就越来越少,等到了门口基本上已经没有人烟。东方爱走上木质台阶,轻轻敲了敲房门,在等待开门的时间里仔细打量着房子的外貌。

  刚看见这栋房子时东方爱不太相信这是一间只为十几个学生设立的宿舍——说是宿舍也不太恰当,比起宿舍它更像一间公寓:不同于别的学生的宿舍,它多了两排楼梯,分别从公寓的两边贴墙放下,墙壁上爬满了许多墨绿色的爬山虎,将整个公寓盖得严严实实的,很难分辨出它本身的颜色。

  东方爱抬起头想更清楚的看看整个公寓,突然被一道强光闪了眼睛,这短暂的刺、激令她一下子眯起眼睛。等待眼睛适应了光线,才完全睁开了眼睛,哎——不是吧!东方爱瞪大了她那双琉璃般的眼睛,在阳光下眸色变得更浅,接近于清水的颜色。居然、居然还有一间玻璃房!如东方爱所看到的,最顶层是一整层的玻璃房,从底下看可以隐约的看到一些花草……是一间花房?东方爱这样猜测,它的管理者一定很细心吧,把花草养的这么好,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去看看,想到这里,东方爱轻轻的笑起来。再往下看,大概就是自己未来室友的房间了吧,每一间房间都有一个一个阳台,不难想象如果这些阳台全部开着,房间里会有多么明亮,温暖。

  说起来……怎么会还没有人出来,想到这里东方爱把视线转回面前的门上,再敲一下试试吧。东方爱又一次抬起手,对准门准备敲下去,这个时候——

  从屋里突然打开了门,露出了屋里人的半截身子,东方爱连忙向后退,却没想一下子踩空,向后跌去,不、不是吧!入学第一天就要摔倒了吗!东方爱心痛地闭上眼睛,想着怎样不会摔得太疼,突然感到手腕一紧,紧接着整个人被向前拉去。

  ……咦?感受到面前人胸膛的肌肉,东方爱睁开眼睛,看向了拉住自己的人,想要感谢对方。可惜似乎对方不太领情,突然松开了扶住她的手,东方爱一下子被松开,跌坐在了地上。

  东方爱也是被突然松开吓傻了,也没起来,就这样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刚刚扶住自己又把自己扔在地上的男生,而被看的罪魁祸首也失神地地看着东方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东方爱突然笑出了声

  所以说,最后还是摔了啊。东方爱看着面前这个明显发呆的男生,突然气不打一处来,撇撇嘴站了起来。

  ①通讯器:在校园内使用的联络物品,外表、功能与普通电话无太大区别,但不与外界的网络相通,整个岛存在独立的网络系统;每个学生的通讯器都有着编码,内附学校特殊程序,仅可自己使用。

  

不要深究,会被人体气死_(:_」∠)_
随缘修改,也许以后会发张修改后的……大概

我真的超喜欢洛爱他们……
依旧画的很垃圾_(:_」∠)_后两张是细节图这样qmq

这可能会是我画的最温婉的爱娘了_(:_」∠)_

我最最最喜欢的女儿!尔邈!

我真的在努力画了orz虽然还是很垃圾:(
这是最喜欢的洛爱!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来一发爱娘四连,越画越觉得可爱^q^
(忘了小青蛙是哪边的了,大家就凑活着看吧(不)有知道的小天使请告诉我一下qmq)

脑洞+4

03.天真又可爱
        我好像到过这个地方吧……东方爱第n次这样想到。
        什么啊,东方爱低下头看向脚边的石子,完全……迷路了啊。有些烦躁的用力踢开小小的石子,东方爱重重的叹口气。
        “你好啊。”东方爱听到声音后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转身,是在叫我?
        “请问,您是在叫我吗?”东方爱有些迟疑,面前之人似乎不可能认识自己:来人有着一头张扬的红发,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依稀可以看见一些花纹;他长得很好看,但不同于弗雷较为温润的五官,面前之人的样貌更具有侵犯性,玫瑰红色的眼睛像是久酿的美酒使人沉沦其中,右眼角的一点泪痣使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更加模糊不定;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夹克,里面是同色的背心,下面是深色的牛仔裤,脚下踏着的铆钉靴上的钉迎着太阳闪闪发光。突然间,东方爱想起了以前家中养的猫,有些像呢——一样的,危险,疏离。(姑娘醒醒,面前的可不是猫!)
        总之,这样一个——耀眼的人,认识自己的概率几乎为零啊!等等……这难道是哥哥的朋友?
         “……您是哥哥的朋友?”东方爱不确定的问到。
         “哦?哥哥?啊……并不是的,”意识到不对以后,洛基笑着摆摆手,“我是洛基,不认识你所说的‘哥哥’;只是看你一直在张望,所以自作主张的来问问    ,”少年顿了一下,“可爱的小姐,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与之而来的是一个相当明亮,且耀眼的笑容。
        面对洛基灿烂的笑容,东方爱愣住了,她感受到胸腔中那颗正在加快跳动的心脏,耳朵和脸颊也逐渐升温。
        这个笑容,太犯规了吧。东方姑娘捂住发烫的脸颊这样想着。
        “原来,你是今年的新生啊。”洛基看向身边的女生,“嗯……不过,你入学的时间比较特殊啊。”东方爱笑着点了点头,毕竟没有人会在一个既不假前,也不是假后的日子去学吧。
        “已经很多年没有新生了,我们这届还是2年前的呢。”洛基转过头,看向道路上通过树叶打下来,悦动的光影,东方爱有些好奇的看向他,“是这样吗?我到不太清楚呢……”“是啊……”洛基对上东方爱的视线,“不过,小爱既然入了学,就应该了解这个学校基本上是封闭式学校吧,不论是入校还是出校都有相当麻烦的流程吧?”东方爱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这个学校在学生“毕业”前基本上就不会有离开学校的机会了,说是基本上是因为学校会随机举办“比赛”来决定出校的名额。真是残忍啊。
        “既然已经知道了学校的不可变通、不通人情之处,依旧要来吗?”洛基停下脚步看向东方爱,此刻他正站在阴影之中,神色晦明不清。面对少年有些激动的语气,东方爱抬头看向他,洛基玫瑰色的眼睛似乎笼上了一层浓雾,像是蛰伏着野兽。
        “是为了……很重要的人,”东方爱直视着洛基的目光,“只要有他在,即使是……”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东方爱的眸色暗了暗,“即使是这样,我也愿意。”
          因为他,我才能活下来,去面对这个世界。
           洛基低下头望着少女,澄澈的眼瞳中闪着认真的色彩,即使是最完美的水晶也无法与之相比。
          是这样啊,即使放弃自由也毫无抱怨。真是天真又可爱的话语,洛基自嘲的勾起嘴角

脑洞+3

02.眷恋?
        真的是哥哥的朋友呢……东方爱偷偷偏头看向身边的男生,弗雷直视前方似乎并没有发觉女孩的目光。
        哥哥的朋友看起来,真厉害呢。东方爱叹了口气,低头看向脚尖。哥哥也是,一直都很厉害啊……
        弗雷偏头看向已经低下头的女孩,这孩子……和那家伙还真是一点也不像;给人的感觉……也有些不一样,而且——
        “嗡嗡嗡”
        电话?东方爱抬头,有些茫然的看向面前拿出手机的弗雷。
        弗雷拿出口袋中的手机,看向来电人——是同僚吗…弗雷将手机拿高一点用目光示意东方爱,意识到对方在向自己示意,东方爱连忙回神轻轻的点了点头。
        弗雷这才接通电话,稍微走远一些。
       “啊……是吗,嗯,我马上就回去,”弗雷一边回复电话的那头,一边看向东方爱的方向——那个女孩子站的稍微有些远,弗雷看不太清她的表情,不过看样子……似乎在发呆?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生,东方爱轻轻晃晃脑袋,看向了对方,“弗雷?”“我有些事情,”弗雷顿了顿,“可能带你去不了宿舍了……”女孩眨眨眼,笑着摇了摇脑袋,“已经很谢谢你了,大半个校园你都带我逛过啦;有什么事情去忙就好了,我没关系的。”弗雷听到这,也不推辞点了点头刚想离去,突然想起——“你知道这里宿舍的规矩吧,你的宿舍……”
      “我知道了已经,校长先生已经和我说过了,”女孩又笑了笑,好看的眸子眯了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是撒进了一把星子。男孩的金棕色的眼睛好像闪过一道流光,又重新恢复原来有些阴沉的颜色。
        “关于你的哥哥……想必等他忙完就会去找你了,不用担心。”弗雷似是不放心又追加了一句,得到少女的肯定,弗雷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可是没有成功,因为小姑娘轻轻抓住了弗雷的衣角,弗雷看了看面前涨红了脸的小姑娘,又无言的低头看向了抓着衣角的手。少女的手很白,透露这一种不健康的颜色,但又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苍白色的肌肤下还隐隐能看到青色的血管。
        “啊……抱歉,”小姑娘松开了手,将两条细白的胳膊垂在了身体两侧,“总之,非常感谢您今天的照顾。”复了,又抬起头,微微瞪着一双杏眼望着弗雷。
       小姑娘一双眼睛里十分澄澈,映着面前面容精致少年错愕的神态,鬼使神差的,弗雷想抬手摸摸面前女孩的脸庞——带着深深的眷恋。
      “眷恋”?为什么是“眷恋”,察觉到这种情感的弗雷暗道奇怪,垂眼看向了地面,说:“没关系。”
       “反正,和你在一起我今天也很舒服。”正值一阵夹杂着海洋气味的风吹过,吹散了男孩轻的不能再轻的话语。
       东方爱愣了愣,看着面前男孩微微翘起的嘴脸,轻轻的点了点头。